邳州开锁
芦山震后几天报警电话多位要求出警帮忙开锁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3-05-01 08:17:49    文字:【】【】【

原标题:failed: “挨骂先忍着救命最要紧”

今天,是芦山地震后的第十天。灾区的救灾工作仍在继续。

突如其来的地震,打破了许多人的平静。

原本在家休息的芦山县公安局指挥中心的主任冲到了接警第一线,坚守“一个人的110”;私立幼儿园的老师在自身受灾的情况下成了救灾志愿者,她最担心的是部分志愿者没有起到救灾的作用反而给灾区“添乱”;建筑队的工头儿也深入一线分发救灾物资,虽然被指“贪污”了救灾物资,但他也不解释,只盼日久见人心;村民组长临时当起“救灾指挥员”,却在家庭和村民间“两头不讨好”……

他们是救灾一线最基层的工作者,面对繁重工作他们不计苦累,面对群众的不解甚至责难,他们也选择理解。芦山十日,他们仍旧坚守。

“在灾难降临的危急时刻,当你感同身受,就能够理解报警人的情绪,所有的责骂,就都能够忍受下来……”4月27日下午,闷热的帐篷里,芦山县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刘超如是说。

自4月20日芦山发生7.0级强震至今,这个只有6名警察、5名协警构成的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承担着灾区繁重的110接警工作。

地震后搬到大楼前的帐篷里工作后,面对唯一的一部报警电话,他们选择以救命为主。“这种特殊时刻,我们必须要分轻重缓急,希望大家能够理解。”面对一些报警人因自己的要求无法立即得到满足而产生的不理解甚至责骂,对于刘超和战友们来说,也只能是默默忍受。

地震后8分钟开接报警电话

4月20日,周六。

清晨,芦山县公安局大楼5层的110接警室内,两名协警正在值班。此时,该县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刘超,正在家中陪着老婆孩子。

8时2分,地动山摇,7.0级强震,让原本宁静的县城顿时乱作一团。

和所有人一样,刘超一家3口跑出了楼房,在强烈的余震中逃到了路边。“我管不了你们了,我得去局里!”扔下老婆孩子,刘超驱车直奔县公安局。

8分钟后,他出现在县公安局的大楼下。此时,当天在县公安局值班的所有人员,都已经疏散到了楼下,包括110接警室内的两名协警。

“肯定有人报警,得赶紧上去!”刘超跑进了大楼,跟着他的是110接线员、协警杨颖(音)。

在楼体剧烈的晃动中,刘超和杨颖爬上了5楼,跑进了110接警室。此时,电话铃声已经响个不停。

“我们两个人都冲到电话机旁,每人抓起一部电话,全是和地震有关的报警……”刘超意识到,如此强烈的地震,震中可能就在芦山县!

“杨颖,你先下去!等余震消停了和同事转移线路!”此时,刘超一手接报警电话,一手拿起了高频对讲机,向上级部门通报:“芦山强震!请迅速启动应急预案!请求支援!”

协警杨颖下楼后,整栋县公安局大楼,只剩刘超一人。电话在不断地响着,几乎全是反映地震发生后有人员被埋的情况。

直到9时左右,线路转移完毕可以接听报警,他才撤到楼下。

刘超一个人在县公安局大楼里接听110报警电话的40分钟,也是自地震发生以来,芦山县公安局指挥中心110接警的最高峰。

接警3分钟后接到挨骂电话

根据应急预案,县公安局接警一切以挽救生命和救援生命为首,因此接到报警电话后,需要第一时间有所判断,然后迅速将信息传递给应急部门甄别和救援。

地震发生后刘超接的第一个报警电话,就是龙门乡五星村一名群众打进来求救的,当时其反映五星村强震有房屋垮塌,可能有人员被埋。刘超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将这一信息通过高频对讲机传递给了应急部门,而他当时还需要不间断地接听报警电话。

刘超说,很快,他接听的报警电话中,又传出了这名群众的声音。上来就是一通责骂:“你们110是干什么吃的?这么久了还不派人来!”然后,这名群众又将同样的报警内容复述了一遍。刘超说,这通责骂的电话,与第一个接警电话,间隔3分钟……

刘超告诉记者,在地震发生后的头两天,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在只有3部接警电话、线路占线频繁的情况下,他们只能以最简短的解释回复,然后必须尽快挂断,否则其他地方的求救电话就无法打进来。

一部接警电话全员连轴转

往常,是通过软件实现110、119、122“三台合一”,可是现在因为设备损坏,软件启动不了,只能通过电信部门处理。设在县公安局大楼前的临时指挥中心,由于资源有限,只能接通一部电话。电信部门分配给110指挥中心一个“6529110”的市话号码,群众所有拨打来的“三台”号码都转到这个市话号上。

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内,芦山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通过抢救出来的350兆无线通信设施,第一时间向雅安市公安局简要报告了当地人员伤亡和道路交通等受灾情况,并请求立刻增援搜救力量、医护人员和通信保障。

每隔两三分钟,报警电话就会响起一次。电话那端,报警的群众非常着急。电话这端,刘超和战友们记录下问清的情况,挂断电话,为了不占用通讯资源,他们迅速用手机拨给派出所,让他们赶紧出警。

20日地震发生后,刘超将妻子孩子“扔”在了路边,自己回到县公安局工作。直到24日,他才和妻子打通了震后的第一个电话,那时他才知道自己家人都平安,生活在安置点。“没办法,我们的人员有限,面对这种灾难,全员都得在岗,自己的家都顾不上了。”刘超说。

报警量趋缓事由以开锁为主

刘超告诉法晚记者,从4月20日至4月22日,3天里芦山县公安局指挥中心共接到2000多个有效报警电话,从22日开始,随着度过救援的黄金72小时,灾区的重点由救援逐渐转向安置,报警电话数量逐渐下降。

到后来几天,每天的有效报警电话下降到三四十个。

不过,和此前电话中多数求救不同,此后的几天时间里,报警电话有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多为群众要求出警去帮忙开锁。

原来,地震发生时,很多群众慌乱逃离,没有带钥匙。更多的情况是,由于地震及持续余震,很多群众反映房屋受损,大门变形无法进入,要求指挥中心出警去帮忙开锁和开门。

刘超坦言,这类报警求助他们很少出警,因为警力实在是太有限了。

刘超告诉记者,整个芦山县公安局指挥中心共有11人。其中,包括刘超在内的6名警察,以及5名专门负责接110报警电话的协警。

地震发生后,除了5名协警不间断接听报警电话外,包括他在内的其他几名民警,都在接待大量的来访群众。地震后当地通讯受阻,很多群众径直来到县公安局大楼前的帐篷办公点求助,这些繁重的工作,已经让县公安局超负荷运转,随着大批外部警力支援,这种状况才有所缓解。

“说实话群众求助,我们应该做得更好,但在这种特殊时刻,我们必须要分轻重缓急,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刘超说。

本版文/记者王南

标签:邳州开锁